新闻活动

视频网站与电视台合作:寄望于改变电视生态

 

  只有中国网络视频的环境再宽松一些,让有创意的思想能飞得更高一些,才能在网台之间形成正视合作的方式,以创新的精神改变未来。最近接触了许多网台相关的词汇,如网台联播、网台互动。网与台现在搞得很紧密,大家也乐得在其中分享利益。

  互联网视频在中国发展得不错,许多视频网站都成功地在股市上融到了大量资金,而更多门户网站也开始在视频方面发力。中国当下的网络速度也越来越给力,视频将成为社交后又一重要的网络内容。

  现在的网站差不多就是两样内容:网民上传或转播电视台节目。目前,网民制作的内容基本很少,也缺乏可看性。不仅中国如此,全世界亦如此。于是网络纷纷向电视台求助。而电视台则缺少网络视频运营的出口和经验,于是网台之间的关系亲密起来。从电视剧版权交易就可以看出,就算是以再高的单集价码成交,这剧也铁定是要在电视台播出的。而网站也乐得花了高价,捡个电视台的免费广告。

  许多电视台的节目原来收视率很低,但是放到网上以后,点击率和转发率都非常高,特别是新闻节目。比如深圳卫视的《正午三十分》、安徽卫视的《超级新闻场》都是在电视非黄金时间播出的优秀新闻节目,在网络这个无限性播出平台上取得极高的收视成绩。大量非热播节目在网上成为网民视频观看的宠儿。许多电视台的制作人员也提出“以后的考评不能只看收视率,还应该看网上的点击率。”这也造成电视台喜爱网络平台的主观能动。

 

  网台之间真的能处得如此和谐幸福吗?三网融合之后的热点是N屏交合吗?

  国外的电视台也在追求所谓“第二屏”,即双屏战略。但这个与视频网站基本没关系,是利用自己的网络平台和社交网络平台实现观众的不离不弃。这也符合传媒盈利的规则——只有眼球是值钱的,只有花在自己的内容平台上时间越多才能越值钱。

  在国外,网络电视台的名称一般是给那些在网络上做视频,然后在有线电视网里有频道位置的台使用。这些网络电视台有的是凭空出现的,如世界第一个网络电视台Current TV;而有些网络电视台则是由电视台自己开发出来的,如WABC电视台的网络电视台New York Nonstop。这些网络电视台说起来就是电视台新增加的一个网台同播的频道而已。在中国,网络电视台一般都是电视台开办的,在网络上播出节目内容的频道。他们并不进入有线电视网和传统电视频道争利,因为它们其实是一家。

 

  以目前中国的现状,网与台是联动不起来的。因为台有网,网有台。自家锅里的肉为什么要匀给别人呢?

  如果只是网络转播或者切片归类,网与台之间要形成互动确实是挺难的。所以我对电视剧在网络与电视台的同步播出绝对不看好,虽然现在有那么多所谓的成功案例,如《新水浒》、《回家的诱惑》以及后来已经创下网络天价购剧的卫视同播剧。令人无奈的是,这些不合逻辑、不合理的事情在中国是那么理直气壮,就像4家卫视同步上星一样,不可思议地发生了,而且发生了好多年。

  当然,也有人会对版权问题提出新的置疑。电视台那么多内容免费在网上传播,这样的模式会进行到什么时候?这必须在广告商觉醒的时刻才会发生。我估计,现在广告主投放的资金不止有50%被浪费了,而是70-80%。在中国网络视频发展最好的这几年,也是中国电视广告突飞猛进的几年。高涨的营业额,让即使是笔者这样的老广告人也不明其原因。

 

  显然,网台做到一起,绝对不是经济规律可以解释的,那答案只能是行政的力量。

  在中国,目前什么都需要有执照,什么都要有监管。正是在这样的一个相对不够开放的空间里,原来不可能走到一起的新旧对抗的事物才会共处一室,美满地相处。中国之大,可以容下的电视台应该远不是现在这个数目,很多地方的诸多频道就是黑户,没有在广电总局得到呼号的。而市场可以承载的视频网站更应该不计其数。可是现在,只有寡头们自己跳舞。在这样的环境下,网台联动并不能促进双方的发展,只是大家在利益上取得切割的协议而已。

  就算这样,也有人不甘寂寞,玩了些让人吃惊的事情。在刚刚落幕的湖南卫视“快乐女声”的比赛中,PPTV就带着几十个服务器,上百号人入驻长沙,开展了一次声势浩大的网台联动的活动。但是,“快乐女生”明年不再播出,甚至选秀类节目明年也不会再播出。这些节目成为绝唱后,这样的网台联动尝试也就没有了下篇。

  视频网站被寄予了改变电视生态的厚望。但从当下的情形来看,它们越来越多地走向一个屋檐下同流合污。只有中国网络视频的环境能再宽松一些,让有创意的思想能飞得更高一些,才能在网台之间形成正视合作的方式,以创新的精神,改变未来。

 

 

    Copyright © 北京世纪鼎点软件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3509号    京ICP备050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