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活动

网络版权价格迭创新高 视频行业面临盈利挑战

 

  在优质片源稀缺的大背景下,为了在行业中占据一席之地,所有主流视频网站都加入到了争夺影视剧网络版权的行列。2年增长6倍,电视剧网络版权终于迎来了高价时代的狂欢。

  8月25日,在SMG尚世影业、上海东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影视机构联合为电视剧《浮沉》举办的项目启动暨网络版权签约发布会上,四出品方共同透露,该剧已经以单集百万元的版权价格卖给了搜狐,总成交价更是超过3000万元。这一销售数字突破了《新还珠格格》创造的短暂历史,再次刷新国内电视剧市场网络版权的价格纪录。仅在两年前,叫价单集15万元的新版《三国》即被走正版路线的视频网站们认为“要价太高”而不敢接手。有业内人士因此认为,“视频行业新一轮的优胜劣汰正在网络版权费用的疯涨中拉开序幕”。

  公开数据显示,在2006年,全国视频网站超过300家,但截至今日已不足十家。见证了视频行业残酷竞争的激动网创始人吕文生指出,大浪淘沙是从网站都开始抛弃建立在盗版基础上的商业模式时开始的。“随着网络视频步入正版化进程,视频网站开始购买版权。而尽管我国每年电视剧产量达一两万集,真正有影响力的不过10来部。”在版权决定视频网站核心竞争力的大背景下,国泰君安投资咨询部传媒行业分析师吴轶认为,“抢戏”的战火早已经从电视烧向了网站,视频行业即将进入一个重新洗牌的“战国时代”。

 

  版权费高涨

  视频网站版权争夺战,是从国内知名影视下载网站BTChina被关闭发端的。2009年底,BTChina接到广电总局通知,因该网站没有《网络视听许可证》,已被工信部删除备案号。BTChina随之关停。

  同一时期,激动网、优朋普乐和搜狐视频三家企业联合全国110家互联网视频版权权利方共同创建“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这三家企业称:“联盟旨在共同抵制网络侵权盗版行为,维护网络视频市场的正常秩序,推进网络视频正版化进程。”版权大战自此拉开帷幕。

  据报道,2010年1月22日,时任酷6网CEO的李善友花费4400万美元购买了2010年七成顶级热播剧的独家播放权后,优酷网和土豆网分别投入4000万美元和1500万美元用于正版内容的争抢。

  买方需求突然增加,版权费用随之急速上涨。风行CEO罗江春在采访中曾透露,在2010年上半年,“独家首播电视剧的价格已经从原来每集1万元的价格涨至每集数万元。《再过把瘾》的版权方叫价到单集4万元,更有版权方开价每集10万元至15万元”。

  而在业界,2010年成为了视频企业的一道坎。优酷网总编朱向阳曾预言“能挺过来的就活了”。他同时指出,挺下来的也属于“关上门打狗”,单单用于版权竞争的资金就能把人砸死。

  这番言论在2011年得到了证实。上半年,搜狐视频花费3000万元买下《新还珠格格》版权。但在8月底,这一数字再次被刷新,奇艺网CEO龚宇透露,他最近新买的两部电视剧价格在5000万元左右。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也说,其部门刚买下的电视剧价格“创了行业新高”。

  在视频网站方面毫不吝啬的冲动下,版权之争已步入几近疯狂的阶段。

 

  隐忧重重

  视频版权之争的背后,是一场对网络视频市场蛋糕的哄抢。CNNIC的最新调研显示,2011年6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已达到3.01亿。令视频网站们苦恼的是,用户规模在增长,视频网站的盈利情况却没有得到改善。根据公司财报数据,2010年优酷网净亏损高达2.047亿元,土豆网的净亏损高达3.5亿元,酷6净亏损也高达3.38亿元。在2011年第二季度,这两家公司的净亏损也都分别达到了430万美元和7890万美元。此外,奇艺和搜狐视频等则一直靠着母公司不断地输血而艰难生存。

  “版权是视频网站逃不开的一个劫。”吴轶指出,视频网站作为一个渠道,版权是决定其核心竞争力的关键。

  然而,即使版权费用在不断走高,视频网站同质化的隐忧也在不断显现。2010年,不少独家买断版权的视频网站为了摊薄版权成本,开始对版权进行分销。“如果不将版权分销,就会被巨大的版权费用给压垮。有时,甚至必须允许竞争对手同步播放这些热播剧。”有分析师告诉《IT时代周刊》。

  随着视频内容日趋雷同,“用户点击量大多数出于偶然点击,视频用户在各个视频网站之间的漂移现象严重”。国家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研究所研究报告指出。艾瑞咨询对众多视频网站访问用户的月统计数据也显示,单个用户月访问次数在5次以下的占据很大比例,基本上,视频网站80%的流量来自搜索引擎,只有20%来自对视频网站的主动访问。

  但在太平洋彼岸,走正版化路线的Hulu的用户在该网站平均能停留253分钟。

  相比国内同行,Hulu拥有不可比拟的资源优势。公开资料显示,Hulu由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和新闻集团共同投资,手握美国三大广播公司(NBC、ABC和FOX)的海量影视资源,还与索尼、米高梅、华纳兄弟、狮门影业及NBA等80多家内容制作商建立了合作关系。

  尽管如此,Hulu也面临着盈利压力。在2009年,美国分析师ArashAmel曾预测Hulu的广告收入会达到1.8亿美元,但到现在,该网站只达到了这个数字的60%。

 

  迷茫前行

  “如果一直没有看到收益,一些公司高层也会动摇,不愿再输血。”一个从业人士说,“等待这些网站的就是灭亡。”正如酷6网,高涨的版权成本让酷6迟迟无法盈利,母公司盛大集团顾虑财务表现而不愿再大量投入现金,酷6原有的销售团队在2011年终于土崩瓦解,创始人李善友也不得不离职。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近期,美国有报道称Hulu正在寻求出售。

  为了破解成本压力,视频网站开始谋求进入产业链上层。2011年5月,腾讯投入了5亿元影视基金,并投资了华谊兄弟影业公司。有分析指出,腾讯期望通过这种向上游进军的方式来得到版权的优先购买权,或让自己直接成为版权的拥有者。

  奇艺也已展开行动,龚宇在半年之内投资了4个综艺节目、1部网络电视剧和1部电影的制作。但奇艺自制剧的制片人何叶却指出,“没想到视频网站这么快就被逼到了这样一个地步”。此外,由于“自制剧”尚属新生事物,其质量饱受公众质疑。

  因此,分析人士认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视频网站仍将不得不继续展开版权争夺战。“有独播剧,意味着有不分销的选择权,每个视频网站都可以在某个时候拿这一筹码来戳一下竞争对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指出。龚宇则表示:“我们不会挑起战争,但如果对手这样做,我们也会这样做。”

  而在这场博弈中,影视版权方成为了最赚钱的胜利者。影视和新媒体版权中心的总经理马克甚至说:“你要带上公章带上合同当场就签约,切勿掏出电话商量价格是否太贵,否则一通电话回来价格又涨了。”

 

  近期,一视频网站负责人向本刊记者叹息:视频网站购买网络版权已成为了一场富豪人玩的游戏。吴轶更指出,目前的版权价格已经包含了视频网站的一些泡沫,现在,只有更有钱的人才能活下来。

 

 

    Copyright © 北京世纪鼎点软件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3509号    京ICP备050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