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活动

网络电视政策收紧_广电总局或出台机顶盒新规

 

  网络视频提供商PPTV的一个动作,已引发广电总局新的监管政策出台。这几天,PPTV被传在不合规情况下与机顶盒企业合作被广电总局发文批评。昨天,多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说,总局要求其停止违规经营机顶盒互联网内容提供服务,要求整改。业内人士透露,广电总局为此将加紧机顶盒内容服务监管细则的制定,预计本月中旬公布。据悉,机顶盒将被纳入集成播控牌照监管平台内,所有内容分发都必须经过得牌的播控平台进行。大概PPTV十分担心这一事件的负面影响,在给本报记者的电子邮件中,它又表示,从未非法开展互联网电视业务,也没有收到广电总局任何书面通知。

 

  PPTV的麻烦

  消息人士对本报确定地说,广电总局日前已给PPTV发文,批评其违规行为,要求限期整改。该人士透露,上周末,广电总局内部就此开会讨论,要求PPTV停止运营接入电视机终端的互联网内容。如不按相关规定整改,或面临“两罪并罚”,严重后果甚至包括吊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事实上,去年,在互联网电视“集体涉黄”事件中,PPTV作为内容提供商,曾被广电总局口头警告。

  本报联系PPTV CEO陶闯,他未接电话。此前他曾对外否认曾向机顶盒厂商提供互联网视频内容服务。不过,目前市面上可以看到,迪优美特、金运、海美迪、蓝碟等品牌的部分机顶盒,都已植入PPTV视频内容,并公开销售。海美迪CEO陈武对本报说,仅在海外市场与PPTV合作过。其他厂家坚称未与PPTV合作,产品集成的PPTV内容,或为经销商、网友自行刷入。

  但本报记者在IT卖场走访发现,未拆封状态的产品信息,显示已集成相关内容,经销商也乐于以此为卖点宣传。 一家播放器企业负责人称,方案商提供的固件中可能包含了PPTV的内容。三网融合专家、融合网主编吴纯勇认为,这解释有些牵强。它们可能在钻政策的空子。广电总局今年7月下发过一份文件,名为《关于严禁擅自设立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和非法生产销售互联网电视机顶盒的通知》,喊停了机顶盒互联网电视服务,要求在未取得许可前,严禁以内容提供商身份与非法开展互联网电视业务的公司合作。

 

  监管政策补齐

  机顶盒是广电监管的焦点。多年前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曾重金投资盛大盒子,最后被广电总局叫停。几年过去,政策监管依然很严。

  政策明文似乎并无限制。广电总局去年发布的《互联网电视集成业务管理规范》和《互联网电视内容服务管理规范》,仅针对互联网电视一体机内容提供监管做出明确规定,并未提及机顶盒。

  于是内容服务商打起机顶盒企业的擦边球。今年5月,乐视网与海信合作,谋求在后者互联网电视中植入APP。此前,海信与杭州华数成立合资公司,获得生产互联网电视的牌照。乐视认为与海信合作可跨过监管门槛。 不过,这举动遭到广电总局批评,乐视随后搁置了项目。之后,总局开始细化政策,强化监管,于是有了上文提及的7月文件。 吴纯勇说,广电监管在于可管可控。其中,电视作为家庭娱乐中心,视频内容服务接入尤为关键,广电总局的监管也最严格。 此次批评PPTV,可能意味着广电总局或落实另一层政策监控。

  互联网电视政策明确前,主要以彩电整机厂商自建内容平台为主。如早年TCL、长虹合建欢网、创维自建酷开网等。去年政策明确后,厂家开始与得牌的广电系企业合作。比如欢网与华数便成立了合资公司。 TCL研究院副院长、互联网项目负责人梁铁航对本报说,广电总局内部监管之后形成一项未成文惯例:整机厂商或内容提供商与牌照方企业合作成立合资公司,需向总局报批。 知情人士透露,为分得电视视频服务一杯羹,PPTV此前积极与互联网电视牌照方之一南方传媒合作。大概心急些,在相关合作尚未敲定、未向广电总局报批前,已推进终端。

  据悉,眼下PPTV与南方传媒的合作已搁浅。不过,南方传媒科技发展公司总经理李冲对本报明确表示,与PPTV从没有合作过,也没相关意向。 吴纯勇认为,政策监管往往滞后于市场,主管部门应对企业的创新保持一定宽容,这有利于保护行业的发展。

 

 

    Copyright © 北京世纪鼎点软件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3509号    京ICP备050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