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活动

科技变局

    没有永远的领袖,也没有永远的蛰伏。在瞬息万变的科技领域,技术的迭代令业界公司沉浮波峰波谷,浪潮之巅没有永恒的霸主。

  在过去的2011年,有奇虎360成功赴美上市公开募股,也有盛大掌权者回购股权退市私有化,有优酷热闹地增发受到追捧,也有盛大文学和迅雷公司取消IPO,有上半年出现5000家团购网站的虚假繁荣,就会有泡沫破灭时的一夜人去楼空。2011年的中国,各个领域都发生了格局上的变化。已经成为历史的2011也许从来都不是人们印象中的那个“和谐”之年——竞争从来都是残酷的。

 

终端市场

  2011年10月5日,苹果公司创始人、前任CEO乔布斯走了。

  作为苹果公司的灵魂人物,乔布斯的逝世被很多人看做是这家公司走向低谷的开始——尽管其继任者蒂姆·库克(Tim Cook)看起来也十分干练,但无论是投资者还是用户,都清楚地知道,随着那个苛刻、“变态”的乔布斯消失的是极致完美的苹果时代。与此同时,苹果的强大对手安卓及谷歌开始日益走上正轨,他们不靠任何一个领袖来维持品牌扩张,而是靠开源政策和未来的想象空间。

  据Gartner预测,到2014年,Android手机销量将达到2.59亿部,占全球市场份额的29.6%。届时,Symbian手机30.2%的霸主地位将岌岌可危,而iOS占15%,三者合计约占75%。

  三星电子CEO崔志成在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透露,目前三星智能手机营收上已经超过了诺基亚,今年更将在出货量上超过诺基亚,从而结束诺基亚长达14年的主导地位。

  而在PC领域也发生了第一梯队的巨大变化:调研公司Gartner的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惠普在全球市场的PC出货量为1470万台,同比下降16.2%,市场份额下降为16%,但仍排名第一。联想的PC出货量则达到1290万台,超过戴尔排名第二,市场份额为14%。戴尔的PC出货量为1160万台,市场份额为12.6%。

 

电商泡沫破灭

  来自纽交所的《2011年全球资本市场IPO研究报告》统计显示,2011年中国公司赴美IPO的数量远低于历史最高的2010年。这一年,中国赴美IPO的11家中国公司共融资20.4亿美元。其中,7家公司在纽交所上市,共融资超过14.9亿美元,占去年全部中国公司在美IPO融资总额的73%。

  这其中,有奇虎360上市当天股价大涨134%,也有盛大集团私有化,把目光转向国内资本市场。

  而无论是电子商务还是团购在2011年里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现在的投资人,尽管不像A股的投资者那样人傻钱多,但也不代表能够摸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命运。大批的垂直电子商务公司倒闭和团购公司们的崩盘式倒闭,只能再次证明,中国靠包装“概念”上市圈钱的日子已经走到了尽头。

  2011年中,网络视频领域的关键词就是“变局”——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优酷和土豆这对曾经的联合采购伙伴正为版权打得不可开交,而新进入者——搜狐、奇艺和腾讯则在不断蚕食份额。

  新竞争者的加入,让优酷和土豆这两家以视频为根的垂直服务公司开始缩小市场份额。尽管奇艺凭借百度的流量导入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尽管腾讯年中曾有过一系列的版权动作,但只有搜狐一家杀出一条血路——张朝阳试图凭借高额资本投入梳理起来的一道门槛真正开始发挥作用。

  搜狐依靠狂砸资金购买电视剧版权重磅推出25部独播大剧。其中,搜狐视频独家播放的电视剧《永不磨灭的番号》播放量高达8.3亿次,而电视剧《新还珠格格》播放量也高达8.2亿次。根据调研公司尼尔森对国内主流的9家视频媒体进行全流量加码监测,结果显示4家媒体的周独立用户数均超过1亿,其中,搜狐视频以1.4亿的绝对值稳居第二。

  这是一次旧门户对专业视频门户的冲击。在资本寒冬的2012,没有正版版权的视频网站就意味着没有流量,没有流量也就意味着没有收入——靠上市融到过冬资金的优酷和土豆是否能够挺过这次考验,将关系到未来视频行业的格局。

 

资本市场风云

  猎杀中国概念股可以说是中国互联网界“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不干净,后人就遭殃”的真实写照。

  2011年2月3日,浑水公司突袭中国高速传媒,中国概念股开始被机构做空牟利。之后希尔威公司遭遇54天做空,嘉汉林业股价下跌92%。6月16日,CitronResearch开始做空哈尔滨泰富电气有限公司。在背负4亿美元债务后,10月29日哈尔滨泰富电气告别纳斯达克。

  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共有46家中国公司从美国三大市场摘牌或退市。截至12月6日,在美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概念股 (包括纳斯达克、纽交所、ANEX市场)总共有92家公司股价低于2美元,而低于1美元的概念股有43家。据CitronResearch公布的近年做空的企业名单显示,其猎杀中国财务上有问题的公司成功率在95%以上。

  在做空机构重锤之后,一系列会计丑闻也让美国证券监管机构加强了对反向收购公司的上市监管。中国公司鲜有组团应诉或者申辩抗争,原因就在于这些通过反向收购得以上市的公司自身多少都有无法解释得明白的问题。

  而给了浑水们做空牟利机会的后果之一就是:根据最新调整的上市标准,借壳企业的股票需在美国场外市场、美国国家级交易所或外国交易所交易时间不少于一年;必须向SEC提交借壳交易相关信息的详细文件;必须向SEC及时提交至少一个会计年度的经过审计的财务报表等细节。

  新规定的出台,使得美国资本市场更加谨慎的对待中概股,也基本对通过反向收购登陆资本市场的不合格企业封闭了大门。

  与猎杀中国概念股事件一起,2011年另外一件不得不提的事就是VIE事件。

  2011年5月11日,雅虎披露阿里巴巴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云(擅自将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子公司支付宝的所有权转移。事实上是2009年6月,由马云和另外一个自然人发起成立的浙江阿里巴巴收购支付宝的70%股权。2010年8月又收购剩下的30%股权。马云称终止“协议控制”是为了帮助支付宝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

 

  业界对此事的担忧在于,VIE架构如果不能保护投资人的利益,将影响未来海外投资者向国内公司进行投资——而中国互联网这个靠海外资本堆砌起来的行业,目前尽管已经有了很多本土投资及基金,但更多的优质人脉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Copyright © 北京世纪鼎点软件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3509号    京ICP备050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