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活动

网络视频挑战传统电视

 
        成为视频“播客”,对熟悉互联网的英国新一代年轻人来说,并非遥远梦想;而靠它挣钱养家,甚至名利双收,也有不少榜样。

  在广大新生代拥趸的推动下,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不断开疆扩土,在鼓励用户上传形形色色自创内容视频并通过植入广告赚钱之外,还推出针对特定观众群的自制节目和专业频道,与传统电视争夺观众和广告资源。其迅猛发展之势引人惊呼:网络视频撼动传统电视地位之日不远矣。

“播客”世纪

  奥利维娅·福特今年才14岁,但已经着手创业了:她在YouTube上开设了一个频道,名为“莉薇阿呆”。她把自己的生日“红包”和零花钱攒下来,买了一部佳能600D数码相机,父母则赞助了一台21英寸屏幕的苹果笔记本电脑,这就是她的创业资本。她用数码相机的摄像功能拍摄视频,用笔记本电脑进行后期制作并上传到YouTube网站。

  她的雄心是成为YouTube的“合作伙伴”,利用植入其频道的广告挣钱。YouTube规定,“合作伙伴”能分得50%以上的广告收入。

  “能把制作YouTube视频当做职业,这感觉多棒啊,”福特说,“基本上,网络就是我的生活。我爱YouTube。”

  福特才刚刚起步,“莉薇阿呆”频道目前只有数百个订阅者。与之相比,查理·麦克唐奈显然是YouTube播客中的“大腕”。这个“90后”英国大男孩用“查理好酷”(Charlieissocoollike)名字注册的频道有150万订阅者,有些视频作品点击率超过2亿人次,在英国无出其右。

  所谓订阅者拥有YouTube账户,通过“订阅”功能跟踪收看某些频道,内容更新时能收到通知。YouTube很看重这类用户,因为他们会频繁登录YouTube,意味着点击网站广告的几率更高,是广告商最爱。

  著名网络评论家斯蒂芬·弗赖也是麦克唐奈的粉丝,他不仅订阅后者的频道,还录制了一段画外音,作为每段视频的结尾词。那段话这么说:“你刚刚享受了观看‘查理好酷’的无上愉悦,你因此而变得很酷。”

  麦克唐奈的视频内容乍看上去并无太多特别之处,多数是他自弹自唱、侃大山或表演搞笑小品的片段,他擅弹夏威夷四弦琴,但最吸引人之处是他充满青春气息、阳光帅气的外形。他的人气已经从网上延伸到线下:他的电子邮箱被粉丝来信淹没,他上街会有女孩拦住他向他表达爱慕之情。做YouTube“合作伙伴”赚来的钱已经足以让他买下伦敦东部一栋新建的四层联排楼房,这对一个21岁的年轻人来说是个不小成就。

  从他高中毕业开始,制作上传视频就已经是他的全职工作。他放弃上大学,因为“那不会适合我”。他如今俨然是YouTube的形象大使,网站希望他能带动更多年轻人加入视频“播客”大军。

致富新路

  YouTube“合作伙伴”项目2007年在美国推出后运营顺利,继而于2010年秋天登陆英国。目前YouTube在全球共有3万名左右“合作伙伴”。尽管公司不愿公开相关数据,但据媒体报道,大部分“合作伙伴”靠频道广告挣的钱每月约为几百英镑,排名前500位者年收入可达10万英镑以上,麦克唐奈排名第35位。

  21岁的奥利维娅-罗丝·斯特兰奇也是一名“合作伙伴”,她的YouTube用户名是“莉薇说”(LivieSays),专门制作关于化妆技巧的视频,名下已有近1万名订阅者。各国化妆品公司争相送她试用品,希望她在视频中使用。

  斯特兰奇原是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一名法律专业学生,YouTube“合作伙伴”项目2010年主动找上门后,斯特兰奇中断了学业,专注于网络视频。对她这个决定,父母最初很反对,她耐心说服他们:“我告诉他们这是个巨大的机遇,5年后如果需要我还可以回去读书,但我无法再从零开始打造我的频道,我必须趁着这股势头建起来。”

  如今除了创作视频,她还在父亲的视频制作公司打工,因为来自YouTube的收入还不够养活自己。“这个月挣的钱够买一个沙发,下个月就少得多,”她说,“你不会瞬间致富,必须用心经营,想办法让更多人订阅。”

  多迪·克拉克是个漂亮的16岁女孩,她在埃塞克斯郡埃平的家中卧室录制她自己原创的歌曲视频,以“小娇娇”(Doddlecoddle)之名发表在YouTube上。她成为“播客”刚一年,已经有4000个订阅者。

  “我爸妈老是对我说不能让YouTube耽误我的学业。我打算申请成为YouTube的合作伙伴。要是我能做到能利用YouTube挣钱,他们也许会更支持这个想法,”克拉克说。

     在麦克唐奈、福特这些用户原创频道兴起的同时,YouTube已在着手推出100个自制节目频道,这些频道内容将针对一些特定兴趣的观众群体“量身定制”,补充传统电视节目的空白。

  另一方面,YouTube积极引进由专业媒体运营的“专业频道”,包括《华尔街日报》的新闻频道和《维斯杂志》的一个音乐频道,其母公司谷歌据报为每个专业频道提供500万美元的创业基金,但这些频道的财政来源最终将完全由广告支撑。

  专业频道尚在起步阶段,但其发展潜力不容小觑。因为其节目受众针对性强,广告商可以“有的放矢”:由于网络的互动性,他们可以追踪是哪些人在收看植入节目的广告,他们来自何处,何时收看这是传统电视力不能及的。

  “网络是一种需要人主动参与的媒介,而电视是被动接收的媒介,”英国互联网食品协会主席丹尼尔·鲁赫说。他介绍说,2011年,英国的网络视频在量上比前一年增长了90%,收入达1亿英镑左右。随着越来越多品牌竞相“上网”,网络视频广告的“钱景”不可限量,“而YouTube将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目前,全世界75%的视频内容仍通过传统电视播放,但潮流正在往另一个方向演变。

  在家用电器工业协会最近一次全球峰会上,YouTube内容全球总监罗伯特·金茨尔宣称,到2020年,75%的电视频道无论是现有电视频道或在YouTube上创建的新频道,都会通过互联网传输及制作。

时间问题

  金茨尔并非信口开河。美国从事技术产业市场调查的独立机构福里斯特研究公司估计,到2016年,一半美国家庭的电视机都会有无线网络接入设置。届时YouTube视频,包括用户原创视频和专业频道,都能在电视机上收看,有线电视时代可能因此走向终结,因为它费用高昂。电视公司想要继续盈利,只能购买那些基于网络的频道。

  不少专家认为网络视频取代传统电视只是时间问题。美国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教授传媒学的副教授埃里克·弗里德曼说:“电视广播业者仍在死死抱着传统电视网络的想法不放。他们总有一天会走向完全网络化平台,问题不在于会不会,而是什么时候会。”

  也有人持怀疑态度。英国从事媒体采购的最大公司“全面传媒”电视业务负责人莱拉·古尔德指出,目前并没有看到企业将电视广告预算分流至网络视频的迹象,她承认因为网络广告过去10年内迅猛增长,愿意投资网络视频广告的人越来越多,“但大家应该退后一步,想想人们和电视的关系:它是一个中央策划的产物,意味着每个人都能分享并讨论它。真要实现每个人都能真正自主设置播放时间、什么东西都在网上看的状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瓶颈之一在于英国的宽带容量仍有限。尽管网速近年提高了许多,英国政府还承诺在2015年之前建成全欧洲最好的宽带网络,但在有些地区,尤其是乡村,流畅观看网上视频可能还是难事。不过,对于从小接触网络的年轻一代来说,电视已然过时。

  15岁女孩埃莉诺对《星期日泰晤士报杂志》说,她和朋友们如今根本不看电视。“我们认识的人当中没人看,真的,”她说,“YouTube最棒的一点是它很个人化。你观看别人做的视频,然后加以评论。可你不能和电视上的人接触,不能和他们交谈,他们也不会直接和你对话。在YouTube上你可以自己决定看什么,而不是它放什么你就得看什么。我爱YouTube。”

 

 

 

    Copyright © 北京世纪鼎点软件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3509号    京ICP备050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