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活动

上海IPTV模式的OTT烦恼

2013-08-05  

 

    曾经创造了“上海模式”的IPTV,在上海又开始了新的探索——IPTV+OTT TV,这种融合的模式可以看做是电信运营商在避免被OTT TV(互联网电视)管道化之前所做的自救。然而,面对销量在数十万台级别的小米盒子、乐视盒子,以及其他虎视眈眈试图占领客厅的阿里巴巴们,封闭的IPTV与开放的OTT 想要融合,阵痛在所难免。

 

1、小红的“左右互搏

    “从5月17日到现在,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已经发展了1万多线小红用户。”6月份开始,部分区域申请安装高清IPTV的上海市民发现,上海电信免费提供使用的机顶盒,是一款红色的迷你互联网机顶盒,安装人员叫它“小红”。

    “小红”系出名门,是百视通去年推出的互联网智能机顶盒,面世时间早于小米和乐视的盒子,但699元的高售价,使其一直未能成为市场热点。今年5月17日,上海电信和百视通正式联手推广小红,用户支付每月19元的高清IPTV月租费,便能拿到一个可以同时收看IPTV和互联网电视的机顶盒。

    “上海这种IPTV+OTT的模式,并不理想。”某位业内人士直言不讳。在他看来,IPTV和OTT TV不应该是彼此替代,而是一个提供基础服务,另一个提供增值服务。比如基本收视功能和基础服务,如直播、回看、普通片源,由IPTV承担,而高清质量片源、更多增值服务等可以提升ARPU值的功能,转由OTT承担。

    流媒体网CEO张彦翔也认为,IPTV应该谋求规模效益,OTT用于提升产品价值,但事实上,目前现存的模式中,双手互搏的现象依然存在。

    以视频为例,原先在IPTV中需要支付费用才能收看的“首映专区”中的片源,在OTT TV中的“蓝光高清频道”,可以免费点播,而且片源质量并无太大偏差。据了解,目前上海IPTV每月的点播费用是百万级,如果“小红”用户数增加,无疑会影响这部分收入。

 

2、新模式的烦恼

    烦恼在于,新模式出现的问题目前还很难解决。上海电信一位人士坦言,理想状态自然是同一片源在两个界面中均属收费内容,但到底OTT TV中的内容收不收费,他们并无太大掌控能力。尽管与百视通合作多年,但百视通上海驻地公司与互联网电视业务分属不同部门,各自考核点不同,谈判有难度。

    对于IPTV仍然是主要收入来源的百视通,如何处理好内容资源在不同平台上的关系,同样至关重要。2012年百视通全年财报显示,全年总营收约20.3亿元,其中IPTV业务营收达14.18亿元。但资本市场对于百视通的看好,在于其互联网电视的前景。根据招商证券的分析,2013年,预测百视通智能机顶盒的出货量是百万级。

    与小米、乐视走互联网营销道路不同,没能成为“话题产品”的“小红”,如果想短时间内迅速扩大规模,与运营商合作是必经之路,而IPTV与OTT的叠加模式成为必然。但从目前实际操作的情况看,这种新模式,尚在摸索阶段。

    有趣的是,中国联通正在与乐视合作,在重庆、湖北等地,办理联通宽带套餐,便可以送乐视C1S。

    未来电视市场部负责人尤文奎认为,联通的IPTV业务远没有电信成熟,因此直接选择与互联网企业合作是其方向,也许今年年底,中国联通将彻底停掉IPTV,完全转向OTT。

 

3、一个盒子的难题

    对于消费者而言,无论是乐视、小米、小红,还是电信运营商、阿里巴巴,谁来攻占客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只要有一个盒子,便能将所有互联网服务搬进客厅。而这应该也是IPTV+OTT的终极目标。

    “电信运营商最有机会。”张彦翔认为,利用网络优势,运营商完全可以发挥自己的平台价值,为更多的视频服务商和APP提供服务。上海正在试放号的另一款智能机顶盒“魔盒”,也许正在验证这种可能。这款机顶盒由天翼视讯与华数合作开发,同样分为IPTV与OTT TV两部分,只不过后者服务由华数和天翼视讯提供。与“小红”不同,“魔盒”中的“数字院线”,是收费内容。

    然而,现实很骨感。尤文奎一语点中死穴:“根据广电总局规定,一个盒子只能和一个牌照方合作。”也就是说,即便电信自己开发机顶盒,也只能选择一家互联网视频服务商。在内容资源相对被垄断的前提下,电信运营商很难利用各家牌照方间的博弈,获得主动权。

   另一个现实是成本,“今明两年,电信运营商的投资重点一定是4G,IPTV和OTT能够分到的投资成本,从目前来看,很少。这直接限制了我们可腾挪的空间。”上述电信人士很无奈地表示。

 

 

    Copyright © 北京世纪鼎点软件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3509号    京ICP备050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