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活动

三网融合试点凸显广电体制缺陷

2014-01-07  

 

自2010年我国正式进入三网融合发展元年至今,全国广电系统积极应对,相继出台多部试点方案、文件与通知;颁发IPTV牌照给符合试点条件的电信运营商;IPTV内容集成播控平台二合一;积极与电信运营商进行各类平台与系统对接;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模转数、单向变双向、标清升高清步伐加快;以省为单位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工作稳步推进。

虽广电系统取得上述骄人成绩,但应认识到,我国文化体制改革正进入深水期;宽带中国战略已正式实施;4G牌照发放意味着中国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国家电网低调在全国各地进行试点;互联网企业跨界之风破坏力显现。

与上述新进入者所处产业环境相比,我国广电系统在产业体制层面仍存在诸多现实问题——行业管理体制僵化、公益与产业两大属性未得到很好界定、产业链布局封闭、行业创新能力极低……上述因素影响了我国三网融合试点工作进程,长此以往,并不利于全国广电行业尤其有线电视行业的发展。

从经济体制改革角度看,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广电系统应借此“推动资源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面对各种挑战,广电系统尤其有线行业要抓住自身网络特点、趋势和用户需求,建立与之相适应的产业机制与体制,积极进行业务创新,为我国广播电视产业发展提供综合保障,确保我国广电行业主流阵地。

目前,我国广电产业主要存在几大亟需突破的难点--管理体制制约产业发展、诸侯式分散发展、行业创新能力较低、封闭的产业链、行业协会的缺失、小利益集团“现身”、人才储备不足,这些矛盾尤其在有线电视行业极具代表性。

行业管理体制僵化

相关部委对IPTV、互联网电视、智能终端等管理属于“各管一段”,不同部委间规章制度、管理规范等只适用于本行业,难以对产业链发挥应有“撬动”作用。此外,广电还是以传统管舆论方式来管产业,只注重管理,而忽略产业的发展,对产业管理没有具体措施。

如针对视听新媒体行业,行政主管部门近几年密集出台多个管理文件,像“344号文”(即2010年下发的《关于三网融合试点地区IPTV集成播控平台建设有关问题的通知》)、“181号文”(即2011年颁发的《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74号文”(即2010年下发的《关于手机电视集成播控平台建设和运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这些政策的初衷是“定向管理”相对应的IPTV、互联网电视、手机电视等领域,将其纳入规范化轨道,但新媒体属于一个创新能力极强而开放互动的领域,产业链条随技术创新和市场需求快速纵横拓展,极易“溢出”文件所界定的业务范畴,最终导致监管主要还是落在一些广电机构身上,对于广电以外的主体约束力不大。

以一台电视机涉及到诸多管理领域为例,电视机终端硬件管理由工信部负责;传输到这台电视机的音视频内容原来由各级广电播出机构负责,但近几年播出主体呈现多元化格局,网络视频企业、互联网企业、电信运营商旗下的内容运营公司等开始介入。随着电视机功能拓展,电视新应用涌现出来,这些应用涉及更为广阔的领域,有游戏、购物、金融等。

随着工信部向三大电信运营商正式发放4G牌照,我国正式进入4G时代。电信运营商拿到4G牌照后,现有网络视频企业、互联网企业肯定借助4G重新布局各自业务链,一种新的视频网站APP应用肯定会涌现出来,但传统管理方式及文件对新生视频APP没任何作用,之前发放的网络视听许可证并没有衍生到APP管理,一些没有网络视听许可证的公司肯定借此运营视频APP。

与电子商务、微博、博客等行业相比,三网融合背景下中国视听新媒体行业覆盖领域很广,这无疑给现有管理体制机制带来很大挑战。

未来,一旦各大主体以各种形式通过技术、终端、网络等方式涉足电视机终端,政策监管将会越来越复杂。

诸侯式分散发展

近几年,全国各省市直治区纷纷通过多种措施、办法,将本区域内分散有线电视网络进行整合,以期实现以省为单位有线电视网络整合,但国家级有线电视网络公司迟迟未出现,有线行业由原来数千个运营主体变成现在数十家省级运营主体后停止不前。因全国有线网络无论从技术、运营主体、业务等层面都没有实现全国一张网,各地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只能在相应省市自治区内开展业务及运营,这很难形成一个高达2.5亿元有线电视网络用户规模市场。

在三网融合试点工作期间,IPTV、网络视频、国家电网、物联网等新兴竞争力量开始借助三网融合纷纷涉足广电领域,上述新兴力量在产业布局等方面属于全国一盘棋。

创新能力极弱

我国广电系统在诸如业务、技术、市场营销等方面的创新能力受到多种因素影响——如产业环境不理想、行业布局不完善、用户贡献的ARPU值较差、各地有线网技术不规范等,与电信行业相比,双方不在一个等量级别上。有线电视行业经过数十年发展,仍以给有线电视用户提供直播电视、付费频道节目为主,深圳、陕西、山东、湖北等大部分正在进行或已实现双向化的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推出VOD点播、宽带等业务,但这种滞后业务形态远远满足不了广大人民群众及消费者在精神文化层面的需求。

业务创新能力有待提升:尽管相关部门早已提出要由“看电视”向“用电视”转型,但数年之内,广电系统及其产业链并没有取得任何重大突破,相反,互联网企业、IT企业等对有线行业的跨界与渗透则取得了重大成功,尤其随着智能终端的出现,包括小米、乐视、PPTV、阿里等纷纷通过OTT盒子、智能电视、相关应用等方式将自身原来业务“嫁接”到了电视机这个重要屏幕上。

技术创新极差:以作为每台有线数字机顶盒的“钥匙”——CA智能卡为例,仍受制于相应的CA厂商,尽管广电行业已推出相应行业标准,但在实际应用中却并非如此,相应CA厂商仍是以各种理由制约着有线行业的发展。与有线行业息息相关的中间件、BOSS系统、机顶盒、遥控器等技术亦是如此。

封闭的产业链

中国广电系统十年前进行产业探索,但发展至今产业链极为封闭,只有机顶盒、BOSS系统、CA企业、双向网改设备厂商等部分传统企业受益。极具产业推动力的内容企业、应用企业未分得一杯羹。据融合网调研发现,多达六、七家服务于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的设备提供商、平台方等以各种形式“离开广电或拉开与广电的距离”,他们“离开广电”后将自身服务于有线电视网络行业赚来的资本投资到其他行业,如用于购买地皮开发房地产等。产业链需要各方共同出力,单纯依靠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一已之力不可能壮大。

为何三星、苹果、联想、乐视、小米在数年内迅速崛起,主要在于他们打造了一个良性产业链,围绕着这个产业链,各方都愿贡献力量,包括资金、智慧、产品、创意等。目前来看,广电产业布局单一,难以吸聚众多的加盟者,进而做大做强产业链。

行业协会的缺失

目前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技术工作委员会与有线电视工作委员会的工作职能都与有线行业有交集,但上述两大专业委员会并没有在有线行业业务创新层面有所举措——1.技术工作委员会是面向全国广电科技领域开展工作的惟一的专业委员会,自成立以来,在组织国际技术交流、专题研讨活动、技术培训、软课题研究、评奖等方面开展了一系列的活动;2.有线电视工作委员会承担着有线电视行业内“市场协调、行业自律、监督服务与维权”职责,不断推进行业改革,在有线电视行业的成本核算、定价体系标准、资产统一保险、工程资质评审以及新业务研究及推广等多方面取得重要进展。目前主要帮助基层企业制定定价方案、代表企业出席定价听证会、组织行业资产统一保险。由此可以看出,上述两大专业委员会在具体业务创新等方面并没有对有线行业产业发展有所帮助。

小利益集团“现身”

尽管全国以省为单位的有线电视网络工作整合成果比较乐观,但相应省市自治区有线网络一旦实现省内整合,由于国家级有线电视网络公司迟迟不能出现,相应利益集团则会出现,他们打着自己“小算盘”,最典型的就是通过各种形式及渠道登陆资本市场。

近几年,在吉视传媒IPO上市、华数集团与湖北楚天网络借壳上市之后,全国已完成省级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的多家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也开始纷纷借助多项政策为自身谋求上市。据悉,今后包括江苏、贵州、广西、广东等省级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将继续采取上市的方式为本省内有线电视网络募集资金,但长此以往,对有线行业发展极为不利。

人才储备不足

中国广电行业尤其是有线行业脱胎于行政事业体制,目前各地广电系统主要负责人都来自于原来的行政事业单位,这种体制会让相关管理人员继续原有行政事业单位办事风格,最终体现在产业发展上面则会既无压力,更无动力。

虽然在过去十年,随着台内、有线网络的数字化,中国广电系统在确保公益属性的基础上,开始尝试性进行市场化,但却在遇到诸如IPTV等新媒体冲击时,并没有围绕着自身存在的问题进行创新,而只是单纯地依靠向各自上级部门求助,以盼望能从政策等层面将相应问题解决。

    Copyright © 北京世纪鼎点软件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3509号    京ICP备050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