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活动

十年口号背后 三网融合的多义与困惑解析

2014-06-17  

 

 

    三网融合的口号喊了十年,市场风景依旧。是三网融合无利可图吗?当然不是。即使是最迟钝的人,也能看到三网融合可以带来很多明显的好处:

1、网络功能综合化。三网融合将使原本各自独立的专业网络向综合性网络转变,网络功能更加全面,信息服务也将由单一业务转向文字、话音、数据、图像、视频等多媒体综合业务,网络和信息资源利用水平将大幅提高。

2、运营成本降低。三网融合将有利于各网资源整合,大大减少基础建设的重复性投入,简化网络管理程序,降低网络运营和维护成本。

3、增值业务大量衍生。三网融合不仅继承了原有的话音、数据和视频业务,而且通过网络的整合,可以衍生出更加丰富的增值业务类型,如图文电视、VOIP、视频邮件和网络游戏等,极大地拓展业务服务的范围。随着下一代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三网融合后在智能交通、环境保护、政府工作、公共安全、平安家居、智能消防、工业监测、老人护理、个人健康等领域都有可能大显身手,创造更多的奇迹。

4、服务资费下降。三网融合打破了电信运营商和广电运营商在视频传输领域长期的恶性竞争状态,各大运营商将在相同的市场环境和条件下公平竞争,消费者看电视、上网、打电话的资费必将打包下调。

 

    一言以蔽之,三网融合将给我们带进一个崭新的信息时代,我们的生活将会更加美好。但既然如此,三网融合为什么在我国长期推而不动、令而不行呢?除了部门利益的纠葛外,还有一个认识上的原因,即利益攸关方对三网融合内涵的理解达不成共识。没有共识,何以行动?

    这也难怪,汉语不但词汇丰富,语义也多彩。从“合”的意思来说,从1997年开始,中国就有三网合一(王晓强博士用语)、三网结合(方鸿一博士用语)、三网复合(周其仁教授用语)、三网融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规划纲要》用语);其他还有三网合一、三网缝合、三网重合、三网容合等等,不一而足。上述用语意思相近,但又不完全相同。你说用哪一个好呢?即便是后来比较通用的三网融合,也没有固定的含义,照字面理解,笔者至少可以解读出十种意思。

    硬分软合——这里的“硬”,指的是硬件,如电信网络和有线电视网络以及附属设备乃至房地产等有形财产;这里的“软”,指的是软件,如网络技术、网络信息(包括音视频)等。硬分软合就是三网在硬件上各自分开,在软件上相互渗透,在市场上相互开放,在服务质量、价格上自由竞争,优胜劣汰。

    软分硬合——与硬分软合恰好相反,三网或者两电在网络层面上合作或者合并,全国一网,但是,业务经营仍然是有所分工(即便是同一种业务),各有侧重,自我约束,相互尊重。这就好比是北京东直门内的簋街,虽然都是做饮食的,但是,各家擅长的菜系不同,风味不同,顾客们可以各取所需。

    软硬皆合——就是两电一家,三网合一,业务合并,资源统一,这是彻底的三网融合,也可能是最困难的三网融合。

    先分后合——就是两电三网维持目前分家分营的状态,但是,允许两电企业相互间依据各自经营需要和市场规律自由结盟、结合,各自主管部门依法管理,不得干涉。当然,可以先分后合,也可以先合后分,分与合都是手段,而非目的,一切由企业在合法的前提下自主决定。

    上分下合——这里的“上”,指的是各级政府的行政管理机构;“下”指的是直接与市场打交道的众多企业。上分下合就是两电三网的管理机构仍然维持目前的“分管”状态,但是,经营型企业的业务可以多样化,或者跨业经营,或者合资合营。上分下合的第二层含义是:两电三网的省级以上管理机构功能不变,但地、县(市)级两电三网的管理机构和职能合并。

    外分内合——这里的“外”,指的是两电三网对外呈现的表面状态;“内”则是指两电三网的内部实际状态。外分内合就是两电三网对外仍然分属不同管理或经营主体,对内则是同一系统、同一利益主体。这有点像现在的电信系统,虽然表面上有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多家经营主体,在市场上也有一定的竞争和市场范围,但实际上,这些电信巨头的领导们是统一调配,可以相互平移的。既然电信可以做到外分内合,那么,广电也完全可以如法炮制。

    内分外合——和外分内合相反,内分外合是指表面上两电三网融合了,但实际上,无论是管理还是业务范围,在内部仍有一定的分工和管理的差异。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和英国电信与媒体监管机构(OFCOM)就是适应这种内分外合的管理机构。

    经分管合——经,当然指的是经营,管,就是管理。三网融合既涉及到经营业务的变化,也涉及到管理机构职能的变化。经分管合,就是三网融合后,在经营层面上,两电仍然是分开的,各有侧重,但是,在管理上同属于一个新的机构。这样做的好处在于,既顾及到了两电三网的差异,又注意到了两电三网的趋同,同时能够两电三网统筹,避免资源浪费和恶性竞争。

    管分经合——管分经合与经分管合相反,与上分下合类似。与后者不同的是没有后者的第二层含义。

    经管皆合——这是比软硬皆合更彻底的三网融合,但是,在操作上却不比软硬皆合更困难。因为,只要管理机构“合”了,事情往往就好办多了。中国的问题往往是因为庙太多。庙多住持就多,就要夺地盘,争香火。

    上述十种含义并不是玩文字游戏,而是三网融合题中的应有之义,如何取舍,意义重大,这就给实践带来了相当的困惑。古人云:“歧路多亡羊。”(《列子·说符》)同样的道理,三网融合,如果语义多岐,理解各异,目标不能专一,必然迷失方向,引起混乱,难以成功。孔夫子也说过:“必也正名乎!”否则,“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难成。”(《论语·子路篇第十三》)其实,“正名”还不够,还必须“正义”,语义的“义”。

    国外和港台地区的法律在颁布的时候,一般在正文前都会对法律文件中涉及的大量名词概念进行界定或解释,以免引起歧义。我国以后有关三网融合的政策或法规在出台的时候也应当如此。

    当然,产业的发展自有规律,市场的生成自有逻辑。笔者的意思决不是说对一个词语的理解达不成共识,或者没有相关的或者完善的法律和政策,我们就不做事了。事实上,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事物的发展是不以某些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昔宋人议论未定,兵已渡河。当我国的一些学人和管理者在为三网融合的利弊和对谁更有利争吵不休、斤斤计较的时候,西方很多国家早已经大步流星、实践多年、硕果累累了。实际上,在我国不少地方,也出现了一些三网融合的先行者。如,2005年,山西中国移动在进行村村通电话工程建设时,将山西全省的村通电话率提高到了98%以上,并且建成了覆盖农村的宽带光纤网络,村民通了电话和互联网,却因为广电网络没有完全覆盖而看不上电视。

    于是,山西移动在山西忻州市进行试点,通过自己的网络传输广电部门的电视节目,最终收入由两家分成:运营商获得60%,广电获得40%。2009年的最后一天,湖北鄂州也迈出了三网融合的步伐。当地的鄂广网络与鄂州联通达成协议,双方共同在电话、互联网等业务上进行市场拓展。根据双方的合作协议,在鄂州联通网络不能到达的地方,用户可以选择鄂广网络提供电话服务,费用与当地电话费用相仿,月租费为10元左右,价廉物美又便利,用户高兴,鄂州联通与鄂广网络也获得了增量分成,各方皆大欢喜。

 

    但是,上述案例在中国毕竟还属凤毛麟角,甚至有违规之嫌。国人何时才能像西方很多国家的公民那样普遍享受到三网融合后“一线通、一账清”的便利,中国的信息产业市场何时能够打破行业壁垒和利益垄断,按照市场规律配置资源和用户需求提供服务,委实值得期待。三网融合能否成功,既取决于对含义的理解和取舍,也取决于决策者的魄力和业界的执行力,更取决于利益攸关方的胸怀境界。美国《1996年电信法》在国会通过的时候,一位议员曾说过一句令我至今难忘的话:“我知道这部法律不可能对所有企业、所有人都有利,但是,我敢肯定,这部法律对美国人民和提高美国信息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有利。”我希望,中国有更多的人能够记住并理解这句话。

 

 

    Copyright © 北京世纪鼎点软件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3509号    京ICP备05003119号